<rt id="wg6eu"></rt>
<acronym id="wg6eu"><center id="wg6eu"></center></acronym>
?
 
作者:魏依晨 來源:科技日報 發布時間:2021/6/28 12:55:57
選擇字號:
顏龍安:心窩上發芽的48粒種子

 

弘揚科學家精神·大家小事

“發芽了!全部發芽了!”顏龍安激動的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壓在心口的這塊大石頭可算是落了地。

1971年2月,江西、湖南、廣東、廣西、福建等13個?。ㄊ?、自治區)的50多名農業科技人員紛紛來到袁隆平的海南島基地——南紅農場,開始跟班學習,參與全國水稻雄性不育系選育攻關。33歲的顏龍安便是其中一員。在南紅農場得到珍貴的“野敗”資源后,他和助手便選取了不同品種的水稻與“野敗”雜交,人工對300多朵穎花進行異株授粉。“我每天要花10多個小時一株一株、一穗一穗地觀察水稻的生長,并記錄下來。實驗記錄就寫了10萬字。”顏龍安說。最終,他獲得了48粒種子。

帶著這48粒種子,顏龍安回到了家鄉江西萍鄉。陽春三月,48粒種子帶著科研人員的希望播下田,但種子下田整整一周卻毫無動靜。“壞了!這很有可能是種子爛了。”顏龍安越想越急,一夜難眠。

第8天一早,他和助手李汝廣沖進試驗田,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從泥里找出一粒,捏了捏,還是硬的!這說明種子是好的。他們趕快一粒一粒小心翼翼地把其余47粒種子全部挖出來。

問題出在哪兒呢?顏龍安四處咨詢,閉門思考,終于找到了問題的癥結:帶有野生親緣的雜交后代種子可能休眠期較長,須進行變溫處理,打破休眠期。于是他向當地老農請教,用牛糞堆催芽,結果還是不行。“只能試試最‘笨’的方法了。”顏龍安和助手將種子一粒粒洗干凈,用濕潤的藥棉裹緊,再用塑料袋包好,7個組合分成7包,放進自己貼身的內衣口袋里,希望能用體溫助力稻種發芽。一天、兩天、三天……胚尖慢慢地鼓了起來。枕著顏龍安和科研人員的心跳聲,48粒種子似乎讀懂了他們的期盼,7天7夜之后竟然齊刷刷地探出了“小腦袋”。

借助這些發芽的種子,1972年冬,顏龍安帶領團隊終于育成了“二九矮4號A”和“珍汕97A”,并開始向全國提供不育系種子。他也成為我國首批“野敗”不育系育種第一人。據農業農村部統計,1982年至2003年,以“珍汕97”不育系配組的雜交稻累計推廣種植18.744億畝,占全國種植雜交稻總面積的47.59%,增產稻谷1874.4億公斤。

如今,年過八旬的顏龍安依舊帶著團隊進行超級稻研究,他們把收集到的1000多份野生稻和優異種質資源作為基因源,從中提取高產、多抗、優質、適應性廣等有利基因,將其集成到現有優良品種中。他說,沒餓過,就不會有吃飽飯的強烈愿望。從25歲第一次接觸水稻起,這一生都無法脫離水稻研究了。

人物簡介 顏龍安(1937年9月—),中國工程院院士,作物遺傳育種專家。曾任江西省農業科學院院長,是我國最早育成“野敗”秈型不育系的第一人,被譽為“雜交水稻之母”,開啟了我國秈型雜交水稻新篇章。獲國家發明特等獎、省科技進步獎、中華農業科技獎等12項。獲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稱號、中華農業英才獎、袁隆平農業科技獎等19項榮譽。中國作物學會2006年授予他“首屆中國作物學會科學技術成就獎”。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二維超固態量子氣體首度問世 腫瘤消失了!
“祝融號”完成任務! 環震顯示土星有一個彌漫核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欧美日韩久草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