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g6eu"></rt>
<acronym id="wg6eu"><center id="wg6eu"></center></acronym>
?
 
作者:劉益東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1/8/3 11:36:42
選擇字號:
提升原始創新能力,仍須爬坡過坎

 

世界科技史證明,誰擁有了一流創新人才、擁有了一流科學家,誰就能在科技創新中占據優勢。

當前,我國科技發展正進入以原始創新、基礎研究為主的自立自強階段,而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是原始創新與科技自立自強的決定性因素。

延攬世界一流人才并讓其充分發揮作用,是我國科技界的當務之急和頭等大事。但也要看到,我國人才發展事業目前仍然存在一些障礙,其中人事、評價、組織三項制約因素須盡快克服。

“中材大用”傾向須被關注

加強原始創新和基礎研究,意味著我國科技已走過以引進吸收、規模效應為主的階段,正開啟從科技大國邁向科技強國的征程。

我國科技由“大”變“強”,我認為關鍵在于提升原始創新能力,破除“四唯”“五唯”。長期依據“四唯”“五唯”標準選拔、培育人才,會阻礙真正的創新人才脫穎而出、人盡其才。即在人才發展實踐中,過度重視人才擁有的科學引文索引(SCI)論文、頂刊論文、國際專利等成果的數量,而實際上論文、專利數量能衡量和篩選的往往只是中等人才,真正的一流人才并不能僅依據這些標準來評判、培育。當科技發展進入更高水平階段時,如果我們還不能打破“中材大用”的局面,人才發展將落入“中等水平陷阱”。

原始創新和基礎研究是一流人才的事業,延攬一流人才并讓其充分發揮作用是決定性條件。國際一流人才包括已成名、半成名和未成名三類,已成名的一流人才不易受到“中材大用”者的影響;半成名和未成名的一流人才,往往是原始創新和基礎研究的主力軍,卻受到種種因素影響,難免在現實中發展受到制約。

讓沒有做出過原始創新者去評議他人的原始創新,結果可想而知。“中材大用”和“唯帽子”者如果成為科技群體中的決策者,便可能成為原始創新和基礎研究發展的障礙。

原始創新亟須擺脫評價之困

完成原始創新需要三個環節:做出、發表和得到同行承認。在得到同行承認之前,它只是普通成果,甚至只是一個別人眼中的“錯誤”。

原始創新是突破性成果,難度極大,而且會挑戰學術權威,甚至推翻已有的認識,不易得到同行承認。有時,利益既得者會利用同行評議的主觀性和非共識,來排斥、壓制原始創新。這在世界科技史上并不鮮見。

目前,同行評議是科技界的主流評價方法,但其有效運行其實要有嚴格的前置條件。即使在發達國家,同行評議的公正性也飽受爭議。有的國家還多次舉辦聽證會,質疑同行評議,批評其容易形成“關系網”,壓制新思想和新突破的出現。

評價常規研究成果,同行評議尚可公正,但是評價原始創新往往做不到及時公正,正如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本庶佑所說,真正一流的工作往往沒有在頂級刊物上發表。這是因為,一流的工作往往推翻了已有的定論,評審員會給你提很多負面的意見。

因此,我們要努力營造健康的學術誠信、創新文化、人才秩序(大材大用、中材中用)的環境,讓同行評議真正發揮積極作用,使原始創新擺脫評價障礙的困擾。

為一流人才提供一流服務

原始創新和基礎研究需要尊重科學、尊重人才的自由環境。世界科技史表明,科技體制機制與管理方式的演變遵循一條主線,就是向著越來越滿足學者,特別是滿足一流學者需要、使其充分發揮作用的方向發展。

科研組織應該是服務型組織,其組織原則是如何為學者做好服務,基礎研究的科研組織更應如此。

必須警惕“官大學問大、權大經費多”現象的出現,對“管理者通吃”說不。學界官本位對科研特別是對原始創新會造成阻礙。如果科研管理體制尤其是經費資源分配過度行政化,會導致官本位意識泛濫,滋長投機意識,造成學術氛圍不良、科研水平低下等負面影響。

激勵科研人員潛心科研,專注于原始創新,必須要痛下決心根除科研分配行政化弊端,方能激發科研人員創造激情和創新能力。

努力讓一流人才脫穎而出

認清上述三大現實因素,是加強原始創新和基礎研究的前提,相應提出三項破解之策。

第一,甄選前沿學者,替代“唯帽子”“唯頭銜”。原始創新與基礎研究是一流學者的事業,何謂一流學者?筆者用前沿學者、頂尖專家加以界定,他們是因當下做出突破性成果而在學術前沿占有一席之地的學者,勝任學術帶頭人。前沿學者特征鮮明、優勢突出,有突破性成果作為學術招牌,可實現“大材大用”。

第二,用開放評價甄選前沿學者。開放評價法繼承同行評議的優點,克服其缺點,特別適合甄選特征突出的前沿學者,其簡明版“互聯網+代表作”更是簡單易行,可讓半成名、未成名的一流人才及時勝出。

第三,在基礎研究領域普遍實行項目負責人(PI)負責制??蒲薪M織是科研服務平臺,科技史與基礎研究的特點都表明,PI制是基礎研究最有效的組織方式,因為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高度依賴個人的創造力。PI由前沿學者擔任,形成前沿學者負責制,經費直接來自基金會和政府部門等,科研組織是支撐科研工作的服務平臺。一個團隊難以完成的大項目,可通過合作方式,由若干團隊共同完成。

簡言之,破解之策的啟動方案是利用“互聯網+代表作”,盤點突破性成果,尤其是盤點“十年磨一劍”的突破性成果,在網上列出“突破點要素、成果清單、學界反饋、國際同類成果比較”四項內容,水平高低一目了然。如能推廣普及,必可有效讓一流人才及時脫穎而出,快速提升我國的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實力。

(作者:劉益東,系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研究員)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二維超固態量子氣體首度問世 腫瘤消失了!
“祝融號”完成任務! 環震顯示土星有一個彌漫核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欧美日韩久草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