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g6eu"></rt>
<acronym id="wg6eu"><center id="wg6eu"></center></acronym>
?
 
作者:溫才妃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1/8/9 9:40:24
選擇字號:
邵春福:交通工程的“追夢者”

邵春福(右)指導學生。 北京交通大學供圖

東京奧運會剛剛正式落下帷幕。然而,就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式舉行的同時,北京奧運會沖上了中國國內熱搜榜。超過23000名網友在國內視頻網站上回看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

除了大氣華美的開幕式表演,當時新華社刊發的一則消息,也讓國人感到無比驕傲。“奧運會開幕式當天,數百名國家元首、王室成員、政要前往國家體育場觀看奧運會開幕式,204個奧林匹克會員協會的運動員參加開幕式。開幕式結束后,全部貴賓疏散完畢,共用時27分鐘,所有觀眾疏散完畢,用時不到2小時……”

27分鐘,說之容易做之難。背后的科學規劃、精準計算離不開一個人,他就是北京交通大學交通工程專業教授邵春福。

30年后,中國也同日本一樣

作為高考恢復第一年的考生,年輕時的邵春福意氣風發。畢業于西安公路學院(現長安大學)汽車運用工程專業的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唯一一個公費留日名額,去往日本交通工程專業最好的京都大學攻讀研究生。上世紀80年代,四個現代化是熱詞,現代化離不開交通運輸,邵春福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在這一領域深耕。

初到日本的那一天是1986年1月16日,正好趕上日本的成人節。他的導師、日本交通工程專業創始人之一佐佐木綱很熱情,派人專門去大阪機場接機,可當天高速公路上車水馬龍,大阪到京都50多公里足足走了3個多小時,以致于初次坐全封閉式汽車的邵春福暈車,險些嘔吐到皇冠車里。

望著面色蒼白的邵春福,佐佐木綱問他初來日本的感受。“與想象的完全不一樣,這么多車,堵得根本走不動。”邵春福說。

佐佐木綱聽完笑了,“你們國家正在搞改革開放,急需交通人才。30年后,中國的交通狀態就會如日本今天的交通狀態一樣,我們拭目以待。”

一語成讖,還不到30年的時間,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早已車行遍地、擁堵不堪。而志在為國家發展交通,也正是佐佐木綱接收邵春福的理由。佐佐木綱并沒有直接讓邵春福跟著自己讀研,而是建議他先去把數理工程專業碩士學位拿下,才同意他跟著自己讀博。就這樣,邵春福在日本攻讀了數理工程碩士、交通土木工程博士。

在他心中始終堅定一個信念——科技騰飛真正需要的不是只會寫文章,而是實打實的技術。“能不能讓我做一名員工?”在技術相對封閉的日本做完博士后,他小心翼翼地提出了這一請求,在佐佐木綱的推薦下,他拿到了日本系統科學研究所的正式職位。

邵春福先后當了5年的研究員和2年的主任研究員,先后承擔了日本建設?。ìF國土交通?。┖偷胤秸?0余個交通工程項目。到了1999年,幾乎把研究所里的工作全都“過了幾輪”,他決定辭職回國。

初回國,幾所著名高校都向他拋出了橄欖枝。如何做選擇?邵春??粗亓俗约汉荜P心的問題——我國急需交通工程專業人才培養的平臺,于是選擇了北京交通大學任教。

用實力讓人無從質疑

“只需要27分鐘,會不會有誤?”

“4年后可以驗證。”

邵春福自信地告訴質疑者。

2003年末,邵春福接到制定奧運國家體育場(鳥巢)車輛疏散方案的任務。當時預計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有16萬人參加,7000輛機動車集中抵離,交通復雜程度和組織難度創中國歷史之最。此時,國家體育場馬上就要進入建設階段,所幸邵春福從交通疏散角度通過交通仿真和科學計算為設計方提供了調整建議和交通組織方案,確保了27分鐘貴賓散場得以實現。

回憶這段經歷,邵春福告訴《中國科學報》,當時確有不少質疑之聲,比如,交通仿真真的可以描述真實情況嗎?只是經此一“役”,消除了人們質疑的念頭。

2019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交通強國建設綱要》,把交通強國提升為國家戰略。這對于交通人來說,是史無前例的大事。為了推動交通強國建設,交通運輸部組織編寫《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2035-2050)》(以下簡稱《規劃綱要》)的編寫工作,并安排了12個研究專題,邵春福負責第一個專題——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基礎理論研究,用基礎理論支撐了《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

如何落實“宜公則公,宜水則水,宜鐵則鐵”,節約集約用地,體現綜合交通運輸網絡中的組合出行和聯程運輸需求正是他的研究重點。“目前,我國在由公路、鐵路、航空、水路組成的綜合交通運輸系統中較少考慮樞紐換乘或貨物轉運,而在未來人的出行和貨物運輸需要多方式的最優組合,這給構建超級網絡和刻畫交通出行行為研究帶來了創新機遇。”邵春福說。

《規劃綱要》描繪了由6主軸、7走廊和8通道組成的國家綜合立體交通骨架網和全國123出行交通圈及全球123快貨物流圈的宏偉藍圖。

這一美好的藍圖成為邵春福團隊奮斗的動力。眼下,他們正在從事城市與城市群交通資源優化配置、城市建設與交通交互作用下居民幸福感演化及科技冬奧等項目的研究,用科技創新助力藍圖成真。

給學生定下“基本功”

北京西直門立交橋以其結構復雜、車流量之多,被稱為北京最“魔性”的建筑之一。而西直門數車,卻是邵春福給每一名進入北交大交通工程專業學生定下的一項“基本功”。每15分鐘一組,看單位時間內有多少車輛通過。不時,還要來一場人機較量。

之所以如此“刻苦”,還在于領頭人看清了我國交通工程依然落后于發達國家的現狀。要追趕,光靠老一輩科學家的努力還不夠,還需要有后輩人才的跟進。通過引育結合的方式,邵春福搭建了一只精干的科研團隊。他本人已培養了30多名博士,70多名碩士,有26名學生在國內外高校任教。

學生時代董春嬌便跟著邵春福學習,據她回憶,邵老師不僅教自己的研究生,還通過多種形式毫無保留地培養其他高校的研究生,“看得我們心里有些不理解,后來才明白,邵老師‘有教無類’的大愛精神。”從美國田納西大學歸國,繼續留在團隊的青年教師董春嬌也希望自己“站在講臺上傳承導師的大愛精神以及幸福感”。

作為交通工程專業國家級教學團隊帶頭人,在邵春福心中,希望后來者能夠多一些、再多一些。目前全國約有150所高校開設交通工程本科專業,“按100人來計算,一年1.5萬人,這樣的供給量遠小于交通運輸這一大領域的需求量”。這又是一門跨學科專業,對計算機和數學等專業的知識要求較高,邵春福要求本校學生選擇計算機作為雙學位,一如當年佐佐木綱要求自己學習數理工程專業。

從1982年跨入交通領域到2022年即將退休整整40年的光陰,邵春福感慨道,“追夢這個專業,我做對了。黨和國家培養了我,在國家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學成歸來學以致用,感覺值了!”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細菌幫助珊瑚在高溫下存活 在80%癌癥類型中,這種酶很關鍵
微型“信號塔”可協調神經顆粒信號 1.7萬年前猛犸象一生什么樣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欧美日韩久草在线视频